案例二类

《儿童时代》创刊七十年:孩子们心中的“小红

更新时间:2020-04-09 点击数:

   她总在我们身旁在《儿童时代》的编辑中,曾亲眼见到过宋庆龄的,现在已年届九十。 据他们回忆,当时宋庆龄住在上海,有时还亲自到办公室看望大家,问问工作上有什么困难。

   当她从北京开会回来,总要捎带点小礼物,给男同志送把精致的小刀,给女同志送个漂亮的发卡。

   每期新出版的《儿童时代》放到她的办公桌上时,她总要反复翻阅,从封面到内容,从图画到文字,看得很仔细。 自20世纪50年代起,革命传统教育便在《儿童时代》上占有显著的位置。 但是如何才能使广大少年儿童喜闻乐见,编辑们感到有些困惑。

   当时儿童时代社副社长孙毅曾在宋庆龄住处,向她谈起了这个难题。 宋庆龄听了微笑着说:“孩子毕竟是孩子,大道理怎么让孩子懂呢要按孩子们喜欢的搞。

   比如我们这儿有个小时候是放牛娃参加革命的,可以叫他讲讲童年故事嘛!”宋庆龄的话语,使编辑们的思路开阔了。

   编辑约请抗日英雄吴运铎在刊物上举办《红色少年讲座》,讲他亲身经历的惊心动魄的战斗故事,受到小读者热烈欢迎。

   不久,一个多侧面的由名家自叙童年生活的专栏开辟出来了,名为“我的儿童时代”。

   丰子恺、苏步青、侯宝林、季德胜等数百位各行各业的著名人物在此登台亮相,展现了好几代中国人历经患难而不懈追求的精神风貌。

   这些生动的传记文字,以其独特的魅力,深深吸引了那些阅历甚浅而好奇心甚浓的小读者。 后来,宋庆龄由于长住北京,不可能再来办公室看望大家了,但编辑部里仍不时可以听到她从北京传来的声音。 每当思想上产生困惑、工作上出现困难的时候,编辑们总觉得,这位可敬的护花天使仿佛就在身旁。

   化作春泥更护花1978年,这一年无论对中国或是对《儿童时代》都是极难忘的。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就在这一年召开,停刊12年之久的《儿童时代》,也在这年的春天复刊了。 宋庆龄欣然命笔,为小红花的重新开放撰写了《祝贺〈儿童时代〉复刊》一文,文章经由《人民日报》刊登,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,迅即将喜讯传遍了大江南北、山寨边陲。

   复刊后的《儿童时代》,遵循宋庆龄的办刊宗旨,印数直线上升,超过100万份。 《儿童时代》复刊后欣欣向荣的景象,使宋庆龄深为满意。

   她要求编辑部把送给她的每期杂志,从10份增至20份;她将其中10份亲笔签上名字,寄给联合国的一位副秘书长,请他转赠给美国儿童。

   宋庆龄这位《儿童时代》的创始人,犹如神话传说中的护花天使,从刊物创办的第一天起,就以满腔的热情,关注着小红花的发育成长。 直到1981年春她离世前,还放心不下她爱的少年儿童,心里常惦记着《儿童时代》。 她在病榻上为刊物写下了最后一篇文章——《愿小树苗健康成长》,最深切地表达了她的一片爱心:可爱的孩子们,每当我提到你们,我的眼前就浮现出那些充满生机的树苗。 你们像小树苗一样,柔软的枝条,翠绿的叶子,在肥沃的土地上扎根,在和煦的阳光下成长。

   愿你们和小树苗一起成长,成长得挺拔、旺盛,经得起任何暴风雨和病虫害的考验,长成为栋梁之材。

上一篇:病毒出现新亚型,排毒期长达49天

下一篇:开分今年国剧最高!潘粤明再出手,《鬼吹灯》